没有酒器,哪来酒文化?

2013-04-12 18:37:39   来源:   0 点击:
磁州窑黑釉刻花牡丹纹梅瓶 龙泉窑青瓷梅瓶 景德镇窑青白瓷玉壶春瓶 龙泉窑青瓷莲纹注子 景德镇窑白瓷注子 银盏 2月...
\
 
磁州窑黑釉刻花牡丹纹梅瓶
 
\
 
龙泉窑青瓷梅瓶
 
\
 
\
 
景德镇窑青白瓷玉壶春瓶
 
\
 
龙泉窑青瓷莲纹注子
 
\
 
景德镇窑白瓷注子
 
\
 
银盏

 

2月,浙江博物馆武林分馆,一场名为“大元帆影——韩国新安沉船出水文物精华展”的特别展正在进行中。

大约是在1323年。一艘满载着陶瓷、铜钱、香料等货物的远洋贸易商船,从庆元(宁波)港出发了。它的目的地是日本的博多港。博多是平安时代以来日宋贸易的据点,元代也一直沿用。在到达博多之前,它已经在一些港口做过停留了,贸易的同时,当然也需要补给粮食和水。除了中国的出口货物,船上亦有了日韩的货物。

他们或许遭遇了剧烈的台风,总之,没顶之灾降临,这艘商船沉没在途中,高丽的新安外方海域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韩国渔民在道德岛附近海域作业时,无意中捞出30多件中国瓷器。随着韩国的联合考古队十次大规模水下发掘,震惊了世界——这是目前世界上现存最大、最有价值的古代商贸船之一,出水的文物,计两万多件。

南宋到元代,杭州一直是东方的经济中心。新安沉船上所载的物品所展示的,无疑可以视为南宋沿袭至大元的、以杭州为中心的东亚风尚所在。瓷器,是毫无疑问的大宗。

这次的展览中,一部分瓷器显得饶有趣味:形制各异的注子;体态骄傲的高足杯;(荷叶)温碗;还有底座细小、肚子陡然增大却依旧不失从容的酒瓮。

从曹先生的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,到李先生的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,再到苏先生的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,酒与人,不知已经历了几代的暧昧。

快要过年了,不妨就从新安沉船出水的酒器,来遥想一下六百年前王朝的酒文化。

那一瓶高级“瓶装酒”

高瘦,削肩,小口,自肩部往下,滑出个窈窕的“之”字——且住!说的不是宋朝的美人,是梅瓶。

做什么用?自然是装酒,瓶装酒——洋人的葡萄酒能瓶装,天朝的高级酒难道只能待在硕大的酒瓮里不成?

梅瓶最早出现于唐代,宋元流行,新品种也便层出不穷,各地瓷窑都有烧制,以元代景德镇的青花梅瓶最是精湛。体型,当然依循是宋代的审美,“窈窕淑女”。

1972年,桂林明代靖江安肃王墓出土了一件青花梅瓶,瓶身上的画,大约比任何见诸记载的文字更能说明梅瓶的用途:马上一高士,身后是担食的仆人,仆人肩上所担一头为一只竹编的三层食箪,另一头则是一梅瓶,带盖。不用说,里头一定是醇酒。

梅瓶在宋代被称为经瓶。《宋史·职官志》记载,宋代皇帝特设讲经制度,定期请大学士、翰林侍读学士、翰林侍讲学士等官员任讲官,设讲筵。每年二月至端午节,八月到冬至节为讲经期,逢单日为皇帝讲经。讲经结束,便是皇帝的宴席,,款待执行讲官及参与活动的众官员。由于讲经总与酒宴联系在一起,“经宴”到后来就变成了酒宴的代称。

高雅场合,经瓶登场。

当然,经瓶远不止用于经宴就是了。

吃酒吃酒!

饮酒须持器,这是老祖宗的话。

盛酒的和温酒的都五花八门,最基本的饮酒器,哪里能少?

王曦之的“曲水流觞”,李白的“会须一饮三百杯”, 李清照“三杯两盏”,直到水浒中人的“大碗筛酒”,这觞、杯、盏、碗,皆是饮酒器具。

酒已热,斟满那只高足杯。

高足杯,上为碗形,下有高足,优雅,却似乎有些重心不稳。高足杯创于哪朝,说法不一,但盛行于元代,则大致没有异议。这元代最常见的器物,可能是为适应蒙古族席地而坐的习惯而兴起的。

然后,碰杯?一饮而尽?

且慢!

少不了的酒令

少了行酒令这个环节怎么行?

酒令由来已久,西周有射礼,为宴饮而设的称为“燕射”,说的是通过射箭,决定胜负,负者饮酒。“燕射”后来演变成“投壶”酒宴上设一壶,宾客依次将箭向壶内投去,以投入壶内多者为胜,负者受罚饮酒。

罚了,席间就热闹了。

自然不止于此。掷骰、抽签、猜拳、猜数,都是用来行令的。至于文人墨客,当然少不得要来点儿诗词歌赋。

传说宋仁宗嘉祐二年,苏轼二十岁,到京师赶考。六个同考的举人有意戏弄苏轼,备下六个下酒菜,延请苏轼。入席,行酒令,规矩是每人说一个典故,典故中出现那样菜,菜就归谁。第一位说,姜尚渭水钓鱼,拿走了鱼;第二位说,秦琼长安卖马,拿走了马肉;第三位说,苏武北海牧羊,拿走羊肉;第四位说,张飞蜀都卖肉,拿走猪肉;第五位说,关羽荆州卖豆腐,端走豆腐;第二位说,诸葛亮隆中种菜,青菜没了。

面前空空的苏轼不慌不忙,说了句:嬴政并吞六国——六举人全部傻眼。

故事听完,吃酒!

温一壶酒

明末冯梦龙的《醒世恒言》其中一篇“张淑儿巧智脱杨生”,有一句“他每吩咐小和尚,另藏着一把注子,色味虽同,酒力各别。”

这“注子”,是什么器物?

一个“注”字,猜猜也就八九不离十,和液体有关。“注子”,就是典型的茶酒器。唐代人称之为“偏提”,又偏重于它的另一个体形特征:有柄。一看实物,不就是个带嘴的酒壶嘛!只不过如今已经不常用到了。

注子还肩负着一项重要使命:温酒。

古人饮酒,不喝冷酒,得温过再喝。一个“煮”字,一个“温”字,那调调就出来了。温酒得有温酒器,商周时就有记载,不过唐以前的煮酒,用的是“温酒樽”,金银铜制都有,易于加热。樽是宽口,得配上勺使用。到了唐代,酒壶出现,便取代了以前的樽和勺。到了陶瓷的鼎盛期宋代,又发明了瓷质的注子和温碗组合。温碗大致就是广口碗,不过形体上变化各异——说来,宋人对于享受生活这回事儿,沿袭唐风,且更胜一筹地不厌其烦。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市井平民,概莫能外。元代接手近百年,这一风气始终延续,直到朱元璋,才猛踩了刹车。

北人爱白酒,南人爱黄酒——把盛满酒的注子置入温碗中,倒入热水,慢慢地,酒热了,香气也便渗出来了。

豪迈?愁肠?花间?先深吸一口气!

相关热词搜索: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故宫专家周六天津详解玉雕(图)
下一篇:百余件商周青铜器 昨深圳博物馆展出

相关商品
战国兵器-好藏
价格:0元
舒宏昌-作品-02
价格:0元
李敏工笔画-3
价格:0元
元代耀州窑釉玉
价格:4000元
青花花卉纹杯瓷
价格:280元
兰雨作品
价格:0元
汉代,契刀五百
价格:2800元
汉江石-大海的
价格:580元



Copyright ©2012-2020  秀宝网旗下 陕西古玩网  陇ICP备10200098号  客服热线:400-666-8691  客服邮箱:2842239654@qq.com